热点链接

校园招聘

主页 > 校园招聘 >
网红乞丐哥涉拐卖妇女被捕:幻想不劳而获的女孩是他的狩猎对象
时间:2021-11-22

  快手过气网红高德飞因为一首《陌生的贵州》在2018年翻红网络,这首自制的MV处处透露着草根气质,尽管旋律简陋,五音不全,但依然被无数未成年人奉为圭臬,现在去搜这首歌,评论最多的是“唱哭3800万贵州人”。 你很难想象,MV的内容是一个贫穷的农村孩子到大城市打工,不甘流水线的平凡生活机缘巧合混了黑社会,开着宝马奔驰,带着小弟衣锦还乡。

  这种三观不正的视频在快手与抖音平台上一天可以制造数百个,豆豆鞋、紧身裤、大金链子、大墨镜、叼着香烟十分嚣张的走路,无数从农村出来的打工仔幻想着有一天能像高德飞一样走上人生巅峰,因此疯狂痴迷于他。在网上,高德飞有一个响亮的绰号:乞丐哥。通过炒作“约架”、“砸兰博基尼”,他坐拥400万粉丝,在老家的村子里,是小孩子的偶像。“村子里很多小孩都会唱他的歌”,高德飞的父亲高中才骄傲的说。

  乞丐哥不止收获了粉丝,还收获了“爱情”。高德飞在直播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许某某,也是一名网络主播,倾慕于乞丐哥的名气,两人未婚先孕生下来一个儿子。高中才告诉记者说:“她来自于一个吃馒头和包子的地方,两个人还没来得及领证。”高中才所指的“吃馒头和包子的地方”,是河南省三门峡市的某个农村,许某某的家庭并不富裕,在2018年11月直播时认识高德飞,随后怀孕。

  高中才以儿子为骄傲。高德飞曾给村子里很多老人送过东西,包括:棉衣、棉鞋、毛毯、猪肉、烤鸭和100-200元不等现金。村民杨老凤说,高德飞早前给他家送过一桶油,给她老公送了一件棉衣,给她儿子送了200元。 “在村里,他从不干坏事,干的都是慈善。村里60岁以上的老人,哪个没收过他送的东西?”高中才说,村里,在学校上学的娃娃中,不少人都收到过高德飞送的东西。 党送小学位于党央村三组,该校负责人吴定线告诉记者:“高德飞曾三次来校做好事,其中一次是给困难学生派钱,其他两次是送铅笔、送橡皮擦等文具。” 吴定线多个贫困学生的名单,放学时,吴定线让这些学生留下。高德飞拿着一沓钱,每人100-200元地发,“娃娃们,特高兴。”吴定线日,浙江省诸暨市公安局发布消息称,在某直播平台上坐拥400万粉丝的高某因涉嫌“拐卖未成年人、强迫卖淫等”,在贵州省榕江县被警方抓获。

  抓捕过程一波三折。 2018年8月,诸暨市大唐派出所辖区发生两起恶性聚众斗殴事件,警察在抓捕的过程中,发现涉黑团伙还有拐卖妇女的情节,由此锁定上线月,警方将高德飞列为网上追逃对象,在被通缉过程中,高德飞继续高调在网络平台直播,没过多久,应警方要求,平台对他进行了封禁。

  随后高德飞利用微博继续晒娃,晒直播收益,晒日常生活。民警注意到一段视频中,婴儿被子上有“榕江县妇保院”字样,推断他躲在老家,遂上门抓捕。 当地群山环绕,道路狭窄,十分适合躲藏。尽管十多名民警带了两条猎犬,还是让高德飞跑掉了,但在他藏匿的地方,发现了两把假枪和数把长刀,这些道具经常出现在他的直播镜头里,引无数粉丝膜拜。

  据媒体公开报道,后来高德飞打通警方的电话说:“你们这样是不可能抓到我的!我穿拖鞋你们也追不到我!” 不过,这是误传。参与抓捕的榕江县民警说,高德飞的原话是,“你们穿拖鞋是不可能抓到我的。” “因为当天前往党央村抓捕时,诸暨有个领队的穿拖鞋去。”这名民警告诉记者,“我们上山的时候,高德飞通过监控远远看见我们。后来,他才打电话这样说。” 面对“挑衅”,警方放出“烟雾弹”,佯装过段时间再来抓他。当晚,高德飞家所在的党央村三组,有户李姓人家摆酒,高德飞回去参加。饭后,他回到自己家里。 晚上9点多,大批警方突然围在他家四周,在他家二楼,高德飞被抓了。“诸暨警方”发布消息称,高德飞被抓时,特别强调一句:“我是投案自首的,我是投案自首的!”

  2019年9月23日,案件移交江西省警方。“涉嫌拐卖妇女20多起,其中还涉及到未成年人。”民警说。 高德飞利用网红身份,从女粉丝中挑选陌生女孩,以带他们“直播发财、成为网红、见见世面”为由,把他们拐卖到海南、江西、福建、广东等地,这些女孩通常涉世未深,很容易被蛊惑。 参与抓捕高德飞的民警告诉记者“其中有两个女孩是从广东东莞拐去福建卖的,但那两个女孩较矮,卖不出去,她们就带去江西卖。”高中才否认对儿子管教不严。2006年,高德飞在八开中学就读初一,但上了一个学期就辍学了。之后,他偷拿父亲300元,只身一人前往广东打工。期间,高中才一直提醒他注意四条:不偷、不抢、不拐、不吸毒。 高德飞的哥哥说:“我们家教很严,我父亲管教我们有一手,但弟弟只听外面人的,不听家人劝。” 高中才说:“外面的人给他带坏了。”高中才指的是2011年,高德飞伙同他人在江西盗窃了7辆电动车,被判刑两年,彼时他还不是网红。不劳而获的种子一旦发芽,就再也抑制不住。而为高德飞生下儿子的许某某却显得彷徨无措,她目前仍然居住在高德飞老家,忍受着村里人的指指点点,不知道何去何从。

  面对记者采访,许某某说:“如果你的文章能让他看到,你就说我会好好带孩子的,等他出来。” 显然年轻的她并不知道,拐卖妇女罪最低5年起,最高死刑。高德飞涉嫌拐卖20多起,还有未成年人的加罪情节,等他出来,只是一个单纯无知的幻想。当她家人问她:“如果他被关十多年,你怎么办?”许某某沉默了。 良久,许某某说:“我妈的意思是让我等他的判决结果出来后,再做决定。”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